「史记」消散在历史烟尘中的上庸古国

2019-9-19 22:14| 发布者: 余峰| 查看: 740| 评论: 0|来自: 今日头条

摘要: 在鄂西北的大地上,曾经有一个古老的国家,这个国家叫做庸,它的都城在竹山境内。这个国家从什么时候立国,尚无确凿的史料可以证明,但可以明确知道的是:商朝时它就已经存在了,并且很强大,曾一度是秦巴山区的巨无 ...

在鄂西北的大地上,曾经有一个古老的国家,这个国家叫做庸,它的都城在竹山境内。这个国家从什么时候立国,尚无确凿的史料可以证明,但可以明确知道的是:商朝时它就已经存在了,并且很强大,曾一度是秦巴山区的巨无霸。

「史记」消散在历史烟尘中的上庸古国

这一点从《牧誓》中可以看出。

《牧誓》是周武王讨伐商纣王的一篇动员令。

西岐的大军集结在商朝的首都朝歌城外,在一个叫牧野的地方,周武王左手执金色大斧,右手执白色令旗,他慷慨激昂的对战士们发表演说,其中有一句是:我纠集了庸、蜀、羌、髳、微、卢、彭、濮八国联军。

在这八国里庸是排在首位的(倒数第二的彭国在房县境内),其强大程度可想而知。但是,今天我们许多人却不知道庸国,因为在春秋时期它已经谢幕了,楚国攻灭它后,它的影响力便消亡殆尽,淡出了人们的记忆。

「史记」消散在历史烟尘中的上庸古国

楚国起家要比庸国晚得多,西周时才立国,并且爵位比庸国低。庸国是伯爵,楚国是子爵。诸侯国分五等: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。庸国比楚国高一等。

据说楚国这个小晚辈起源于淅川,那时候叫丹阳,现在已经被南水北调的中线工程淹没了,沉入在丹江库区。楚国的先辈们以进取著称,并不满足于丹阳,一路斩荆披棘,很快发展到荆山。

荆山据说在今天的保康境内,保康属于庸国的势力范围,庸国当然不干了,使劲揍,揍得楚国嗷嗷叫,没办法,只好往东南的郢逃跑。郢就是今天的荆州,这地方风水好,楚国在这里发达了。

「史记」消散在历史烟尘中的上庸古国

楚国壮大了,但是周王朝并不认可它,依然称它为南蛮子,楚国很郁闷。恰在这时东方的大国齐国挑衅上门了,楚国也不含糊,立马拉出队伍,毫不示弱。毕竟这是两个大国的第一次碰面,都搞不清对方的底牌,所以没放一枪一弹,最终握手言和了。

齐楚虽然没有硬碰硬的掰手腕子,但是楚国的声威还是传出去了,它的实力与齐国是不向上下的,从而挤身于强国行列。

楚国强大后第一次惨痛挨打是被北边的晋国所揍。虽然齐国忌惮楚国,但在继齐国之后崛起的晋国并不怕它,一仗下去把楚国打得满地找牙,几乎损失掉一半的精锐武装,元气大伤。

屋漏偏逢连阴雨,楚国元气还没恢复,老天也赶来凑热闹,楚地大旱三年,形势无疑于雪上加霜。这个时候戎人攻楚,打到阜山。阜山在房县南部,大概就是今天房县的南山一带。

「史记」消散在历史烟尘中的上庸古国

此时,庸国看到了机会。自从楚国崛起之后,周边的国家再也不把庸国当做霸主,因此,庸国以为到了重拾荣耀的时候。于是,联合了地处郧县的麇国,纠集了百濮,他们在荆州的西面枝江集结,声势相当的浩大,楚国曾一度想迁都以避锋芒。

庸国运气太不好了,因为他们的对手是“鸟人”,为什么叫鸟人?因为“一鸣惊人”说的就是他,没错,这个鸟人就是楚庄王。

楚庄王联合了庸国西方的秦、西南的巴,三方夹击,呜呼哀哉,庸国就此从地图上消失了,它的邻国也相继灭亡。庸国的势力圈从此有了一个新名词──楚头秦尾,朝秦暮楚说的也是这个地方。

「史记」消散在历史烟尘中的上庸古国

庸国有悠久的历史,在商周之际它曾是秦巴山区的霸主,它的影响力曾一度远播陕南、巴蜀、巫山、江汉、湘西等地,如果它不错误的攻楚,或许不会那么快的灭亡。在春秋诸侯争霸的局面下,庸国夹在秦楚两个大国之间,生存确属不易,这两个大国它都不能碰,但并不代表它没有拓展空间。它完全可以往西南发展,经由巫山,降服巴人,占据重庆,然后入主成都平原,或许在天府之国它将华丽蜕变,倘能励精图治、蓄积力量,经汉中而伐秦、出三峡而击楚,从而一统天下或未可知。

「史记」消散在历史烟尘中的上庸古国

堵河滔滔,千年悠悠,古庸人消散在历史的烟尘中,而今的新庸人继往开来,续谱新章,堵河两岸,繁花似锦,高楼林立,古庸人的精神激励着新庸人,在这块热土上演绎着一曲曲时代之歌!

树先生说│史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