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上庸古镇听旅游

2017-9-18 19:08| 发布者: 余峰| 查看: 5654| 评论: 0|原作者: 无为|来自: 美篇

摘要: 你听说过“听旅游”么?就是在旅游景点你看不见什么景点,只能通过“听”来感受景点的风光名胜、文化传承。湖北省十堰市竹山县上庸镇就是这样一个“听旅游”的地方,“听旅游”是我自己起的名字,不知道是否有官方的 ...


你听说过“听旅游”么?就是在旅游景点你看不见什么景点,只能通过“听”来感受景点的风光名胜、文化传承。湖北省十堰市竹山县上庸镇就是这样一个“听旅游”的地方,“听旅游”是我自己起的名字,不知道是否有官方的称谓。


在上庸镇,这个冠之“国家旅游名镇”的地方,你没法不“听旅游”,因为2008年的那个47亿的巨大水利工程(导游小刘语),把上庸古城整个就淹没在水库底了,来到上庸镇,除了鳞次栉比、错落有致的徽派庸风式的新建筑,没有一丝“古城”的感觉,你只有看着清澈幽碧的圣水湖水,跟着讲解员去聆听古庸国苍老的文化历史。


古庸国是中国古代文明的一个发祥地,与黄河流域的古殷商一样,同是中华文化的摇篮。坐拥堵河这条通汉济江的黄金水道,上庸古镇千百年来一直是竹山县境内最繁华、最富庶、最开放的地区之一,自然拥有最悠久、最灿烂、最成熟的文化艺术。无论是民谣里传颂的“金銮宝殿”,还是史书上记载的“山中巨镇”,都五彩斑斓地涂抹着上庸古镇曾经的辉煌。


古庸国应该追溯到3600年前,顽劣不顺的尧之长子丹朱奉命在此立国后,就孜孜不倦地研究父亲教给的围棋,故此围棋也应该有3600年的历史了,围山之中的庸人开发了很多棋式,“庸人善弈”即源于此。围棋,无疑进一步开启了民智,也松懒了庸人昂扬的斗志,春秋时期的“庸人善战,秦楚不敌”的神话亦渐渐地消弭了,即便如此,囊括了湖北西部、湖南南部、陕西重庆东部等庞大疆域的古庸国仍然是一个雄风四振、众国嗦附的泱泱大国,直到公元前611年。


公元前611年,本是庸国附庸国的楚国已然悄悄崛起,大有代庸而为“百濮之长”的态势。时值楚遇灾荒,韬光养晦“三年不鸣不飞”的楚庄王愈加不鸣不飞、偃旗息鼓。本已强大的庸王以为机会来临,乃结濮蛮之盟,起兵东进,不料反被楚庄王悄悄地联合西部的巴、秦,三面逾山而入,直取庸都,国土被楚、秦、巴三分而亡,楚国实现了“三年不飞,一飞冲天;三年不鸣,一鸣惊人”的壮志,庸国徒留“庸人自扰”的笑柄。此后,楚人吸纳庸国的先进文化,国力大增,渐成问鼎中原之势。据考证, 屈原先祖即是庸人,可以说,庸文化亦是楚文化的先河。在此后的数百年乃至数千年里,庸文化在“朝秦暮楚”的政治动荡中吸取秦、楚等异域文化得以在隐逸中保存下来并发扬光大。


众所周知:庸者,中而平也,守中持平,正是中华文化的真谛。孔子哲学的根底正深植于“中庸”二字里,中庸不是折中主义,不是庸人消极避世,而是在洞悉宇宙大道物极必反的深层真谛后采取的最佳生活态度,即“抱中守一”而臻于不增不减、不垢不净、不生不灭、不善不恶的化境。


居中而庸,是生命直趋升华的一条捷径,是人类智慧峰顶上的灿然常开的一朵雪莲。惟有中庸,才能实现天人合一、和合通变、直人大乐的永恒幸福。堵河人大音稀声、大象无形、大巧若拙、大智若愚,虽然居于文明的峰顶之上,仍然守着中庸的那份清醒、那份慧悟、那份解脱,数千年如一日,冷眼看历史沧桑变幻,一如既往地守候着这方创世的圣地,这块旅行的驿站。


居上而庸,这就是堵河人寄寓在地名词义上的大智慧。


快艇滑过幽碧的湖面,仿佛一只大鸟展开洁白的翅膀滑过古庸国蔚蓝的天空,徽派庸风的建筑在天际边掠过,把影子洒在湖底数千年前的方城山古墙上,一荡一荡的,古风犹在,古韵犹存。